福建同志小说《错付的时光》(图)

福建同志小说《错付的时光》(图)
福建同志小说《错付的时光》

作者:一树时光

(1)

  我正在玩游戏。

  桌面上忽然弹出一个窗口,让我不得不停下手中的动作。本以为又是暴风或者腾讯的广告新闻弹窗,却在看到黄色的对话框之时感到意外,点在右上角红叉上的鼠标亦随之一顿。

  大白天的,谁会在这个时间找我?

  扫了一眼消息的内容,我微微皱起眉头。

  对方的消息很简单,一个名字外加一个问号,总共不过四个字符,却让我如遭雷击!大脑顿时一片空白,脑海中回响的仅仅是自己骤然加快的粗重呼吸,双手哆哆嗦嗦,浑身都在颤抖。自己已经失去对身体的控制权,僵在原地,脑袋里混沌一片,直到鼠标摔在地上又被弹起,发出刺耳的声响,我才回过神来。

  双手噼里啪啦地在键盘上一通乱敲,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回车、发送,连游戏都没来得及关闭,啪嗒一声,将笔电合上,似乎这么做,就能将一切都斩断!自欺欺人的举动,却让我有那么一瞬间的心安。

  我呆坐在椅子上,许久,意识才渐渐回笼。

  那个人,竟然是那个人,我做梦都没想到,时隔三年,竟然还会收到他的消息!更没有想到,三年过去,那个人对我的影响一点没有随着时间消散。

  身体还在不受控制地颤抖,而记忆却纷至沓来,繁杂的思绪将时间一点一点拉远,最终回到那年的初夏。

(2)

  事情还要从更早说起。

  如果硬要追溯起来,大概要从我有记忆开始吧,不过这件事情没有扯到那么远,顶多扯到我十五岁的时候,07年,我初三。

  从初一的时候开始住校,到那时,我在雄性荷尔蒙飙升的男生宿舍已经住了满满三年。生理卫生知识课早就已经上过,寝室里精力旺盛的男孩们对探索人体的奥秘乐此不疲,苍老师的出镜率居高不下,我也有幸膜拜过她老人家的大作。

  老实说,有反应。不过,现在想想,这反应究竟是对谁的,还有待商榷。

  那个时候的我并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另外一种东西能比岛国的爱情动作片更让人心跳加速,热血沸腾,即使塞满所有电脑硬盘仍然觉得不够!

  我从小就觉得和别人不一样,至于不一样在哪里,说真的,在我前十五年的生命中,一直在寻找这个问题的答案。直到中考结束之后,偶然看到的一本书,让我对自己的人生有了全新的认识。

  严格意义上来讲,那只是一本网络小说,用今天的眼光甚至可以说是一本天雷滚滚的杰克苏型的小说,放到我眼前我都会不屑一顾的那种。可就是这样一本小说,让我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另外一种爱——同志爱!

  几乎就在那一瞬间,我确定,自己是个同志。

  济宁的农村偏僻而闭塞,民风淳朴而稍显愚昧,包括我在内,九成九的人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同志这回事。好在上天是眷顾我的,在我选择走向错误的道路之前帮我指引方向。就算知道同志这条路不好走,我也绝不回头。

  这就是我,这条路就是我要走的路。心里没有成为同志这一边缘群体的恐惧,有的只是解决心底疑惑的坦然和舒爽!那样的自我认同感,是我前所未有的体验,世界仿佛一下子变得明朗起来,天空都露出不一样的纯净色彩。

  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3)

  从连Gay这个单词都不知道到熟练运用resource,从对《断背山》的床戏脸红心跳到面不改色的对各类资源挑挑拣拣,我像个海绵一样疯狂吸收一切关于同志的信息,就连玩游戏,也都想着找一个全都是同志的公会。

  寂寞得太久,好想找个人陪我说说话,陪我聊一聊这禁忌的话题。

  然后,我遇到我的劫!

  每个人都会在某一个时间,遇到某一个人,发生某件事,让自己的心心念念,都为之痴迷。心,不再是自己的心;眼,亦不是自己的眼,那人的一颦一笑,已经占据自己的全部心神,再没精力顾及其他。

  可是,明明自己爱的轰轰烈烈,结局却总是不尽如人意。这样的故事,一生一次,足以让人扼腕唏嘘,而那样的人,在接下来的一生中,都不会再遇到。

  没有人能够再带给你,最初的那份悸动。

  他比我大了七岁,在浙江做警察,而我,还是山东一个为高考苦苦挣扎的高三学子,一个游戏,将我们一群小伙伴聚集在一起,开启我对世界全新的认识。

  那时的《天下贰》还允许同性订婚,我玩的是魍魉,他玩的是冰心,并不是官配,好在我们还有其他人一起,各个职业倒是齐全,组建了一个势力,下副本,做任务,玩的倒也不亦乐乎。

  接下来就是他在游戏中的表白。

  其实那句喜欢不过是一句戏言,而我却当了真,鬼迷心窍的就将他放在心上,然后慢慢的,一切都变了质。

  游戏还是那个游戏,而我的心里,已经住进去一个人。

  那时的喜欢,真的就是单纯的喜欢,不用考虑攻受,不去考虑外貌,也不纠结金钱,只是遇到一个人,而这个人,牢牢吸引住自己的视线。

  真的是应了那句歌词: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尽管我看到的,只是一个虚拟的游戏人物。

  于是,高考完的那个暑假,我踏上南下的火车!

 

(4)

  我们曾在无数个夜晚打电话,开视频,甚至隔着屏幕做些羞耻的事情,包宿的夜里,网吧中人少得可怜,我用最低的音量轻声叫他“老公”,换来屏幕那边急促的喘息,背德的禁忌与羞耻是我这辈子做过最大胆最疯狂的事情。

  生长于孔孟之乡礼仪之邦的我,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有那么一瞬间,我羞愧的无地自容。可是在爱情面前,一切又都是那么理所当然。这个世界上,总会有一个人让你飞蛾扑火般将一切置之不理,所求的,不过一点耀眼的光明。

  来杭州接站的也是在一起玩耍的小伙伴,姑且称他为A君,长得挺帅,白白净净的,比我要高出半头。上午十点的杭州已经很热,我俩都穿着短袖T恤,面对面的在花坛面前傻笑。

  他还没有来,A君提议一起去电玩城,顺带等他到来。挤完公交车,我们来到杭州的一处电玩城,名字我不太记得,里面的东西也不过寥寥,玩了一会,我接到他的电话,然后出门等他。

  从未想过初次见面竟然如同戏剧中的场景,我在马路这头,他在马路那头,只一眼,我就在人群中扫过他的身影,他也看到了我,脸上露出一个微笑,然后,他穿过拥挤的人群,一步一步走到我的面前。

  蓝色衬衫,牛仔裤,黑色休闲皮鞋,肩上背着一个牛皮单肩包。简简单单,干净利落。像是老电影中的画面,男人胡乱摸摸我的头,露出一口大白牙。普通话中带着浓浓的吴侬软语特有的味道,如磁石一般牢牢吸引着我。

  “小影。”他叫我的网名。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嘿嘿的傻笑。

  这就是我们的初见,诗意的如同一幅画,美丽的如一场梦,让我一度怀疑这是否是我拥有的东西。那时候的我还不知道,有句成语叫做一语成谶。现在想来,有些东西真的就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逃不开也甩不掉。

(5)

  我们没怎么耽搁,就跟着他去了酒店。

  因为职业的关系,他经常来杭州出差,对于杭州的地形,甚至比A君这个土生土长的杭州人还要熟悉。他带我们来的酒店根本没什么名气,而内里的装潢却不亚于三星级,按照他的说法,这是他们开会指定的酒店。于是大家也就都明白了,无论什么地方,总会有特事特办。酒店再好,也只是个下榻的住所罢了,对我而言,没什么值得奇怪的地方。

A君稍微呆了一会就借口离开,想来也是个有眼色的人。我刚从浴室洗完澡出来,没等擦干头发,我就被他一把拽到床上。我跨坐在他身上,与他拥吻。从来不知道接吻是件让人欲罢不能的事情,唇齿相依的那一瞬间,连细胞都在兴奋的颤抖,舒爽的简直快要飞起来。在他的引导下,我褪去浴袍,解开他所有的衣扣……接下来的事情顺理成章,初吻与初夜都交给这个男人,就连真心,也悉数奉上。

  那时候想的,除了幸福,还是幸福。

  西湖断桥,苏堤杨柳,一叶扁舟泛波湖上,烟波浩渺中,我憧憬亘古不变的爱情故事,却忘了,许仙与白蛇,终究是个悲剧。雷峰塔囚禁了白素贞,而世俗,终将我们的所谓爱情给一一埋葬。这股力量太过强大,我,敌不过,我们,更敌不过。

  没有什么比无能为力更加痛苦。

(6)

  接下来的一个暑假,我度过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

  有爱人,有朋友,有喜欢做的事情。整个世界赤luoluo地呈现在我眼前。我仿佛刚出生的婴儿,用陌生的眼光仔细打量我生存的世界。

  那段时间我所接触到的,是全新的,是从未有过的体验。我才真正认识到,原来,世界真的有这么大。活在狭小的地方那么多年,见到更为广阔的天地,我简直不知所措,兴奋着,惊喜着,甚至恐惧着,从未有过的茫然袭上心头。世界如此之大,我却如此渺小,自卑如影随形。

  我该做什么?我该怎么做?

  一遍又一遍重复问自己,最后也没能得出答案。

  嘿,想这么多做什么,自己觉得幸福,不就够了么?

  我用他说服自己,不再探究内心,不再认清自己,为眼前虚妄的幸福抛弃自我剖析的最佳时机。现在想来,自作自受,不过如此。

  我不止一次地问过自己,后悔么?答案必然是肯定,可这世上没有后悔药,一旦错付,时光会毫不留情将情爱变老,眼睁睁看着自己深陷泥潭,无法自拔。

  我的后悔,不是后悔爱上这个男人,也不是后悔我们的结局。我在最美丽的时候遇到他,却没能足够成熟到将他挽留。时间是公平的,给你青春容颜,必然不会给你智慧与阅历。年轻不是本钱,在我看来,反而是遇到真爱的最大阻碍。

  因为年轻,所以自负,因为年轻,所以青涩,因为年轻,所以错过。年轻的人们,总觉得下一站的风景更美,却惟独忘记,下一站,也许就是终点站。纵然美景如画,已无暇欣赏。毕竟时间,不等人啊。

(7)

  分手,是注定逃不过的结局。

  时间太过久远,心痛如刀绞,我不愿再去回想细节,只是依稀记得他告诉我他要结婚的消息时,我在网吧门口的寒风中,哭得像个孩子。那一晚,天空中被乌云遮住的月亮,我想,我会一生铭记。

  再后来,我从朋友那里听说,他又和哪个男人好上了,背着他的妻子;再后来,他有了孩子;再后来,有人告诉我一个秘密:我第一次去见他的那个晚上,钱柜包厢的门口,他和A君激情拥吻,而我,就在一墙之隔的洗手间;再后来……

  没有什么再后来了,他的一切,已与我无关。

  偶尔的时候,我会想起他,想着他的柔声细语,想着他的抵死缠绵,想着想着,我才想起来,我已经忘记他的模样。

  唯一印象深刻,一生铭记的,却是一家餐厅的名字。

  雕刻时光。

  时光可以凭借雕刻停留吗?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那些年的情爱与时光,终究是错付了!

  错付了啊!

  呵!

以上关于福建同志小说《错付的时光》的内容福建同志就分享到这里了,希望大家能喜欢!

推荐同志小说
>福建同志小说《你是我的劫》
>福建同志小说《青青芜边柳》(图)
>福建同志小说《我的第七任》秋天的落叶(图)
>福建同志小说:福州男同我进了你身体,你进了我生命(图)
>福建同志小说:厦门MB男友又接客了,我躲在门外听他们嗨(图)
>福建同志小说:福州个人MB,未见面的姐夫居然成了我的嫖客(图)
>福建同志小说:厦门MB帅哥做鸭的男男经历(图)
>福建同志小说:泉州Gay,我喜欢上了那个MB男孩(图)
>福建同志小说:泉州男孩和他分手后我做了MB(图)
>福建同志小说:厦门GAY长大后,我想做MB(图)
>福建同志故事:Gay经历,MB和男客人的故事(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