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Gay小说;短篇温馨男同故事,杯中鱼(图)

江苏Gay小说;短篇温馨男同故事,杯中鱼(图)
江苏Gay小说;短篇温馨男同故事,杯中鱼

江苏同志从一个小孩手里买了一条小鱼。

他是被公司派遣来村里视察的职员,小孩是村里的小孩。

小孩刚从村边的小河里捞了一条小鱼,鱼很小,只有一个硬币那麽大。

他只是路过,偶尔瞄到小孩装在薄膜袋里的小鱼,然後意外决定买下这条小鱼。

花了五毛钱。

回到家中後,他找一个水杯装鱼。

鱼很小,一个水杯就够了。

水杯是鱼的新家,它刚进去时,惊慌失措地到处逛,很快,它适应了它的新家。

它只有跟普通的鱼一样的鱼鳞,在透明的水杯中,在日照下,闪著好看的光芒。

他不知道它叫什麽鱼,它很小,他叫它小鱼。

第二天起来,他看到小鱼在杯里到处游。

早安。他露出一丝笑容,点了点水杯,水面泛起了涟漪。

他关门走出屋外,去上班。下楼的电梯里还有两个妇人。

她们是他的邻居,他们没有谈过话,她们在聊天,说,鱼粮不够了,要去买点。

他愣,鱼也要吃东西?

下了班,他绕路去花鸟市场买了一包鱼粮,就拿在手上。

回来,坐电梯上楼,走出电梯,遇上了今天的其中一位妇人。

你也养鱼?妇人看到了他手中的鱼粮。

昨天买的。他笑笑。

妇人瞥了一眼他手中的鱼粮,这种的不行,有色素,鱼吃了会死的!

妇人给了他一个干馒头。

我今天刚买的,晒了一天。把馒头晒干,搓成屑喂鱼,鱼爱吃,也没有色素。

他照做了,鱼很爱吃。

不能让鱼吃太多,它会吃到撑死。

想著妇人的交代,看著小鱼扁扁小小的身子,他笑著说,明天再喂你。

他给了妇人几个苹果。

都是邻居,怎麽这麽客气?妇人推拒几次,终是笑著收下装著苹果的袋子。

他说这是他谢谢她前几天给他的馒头。

鱼爱吃麽?爱吃。那便好,一个馒头可以吃很久。嗯。你养的是什麽鱼?

不知道。

妇人告诉他去哪里买馒头最好。

街头有个小摊铺,有位老大爷早上十点前在卖,是老面馒头,特别香,特别好吃。

妇人给他的馒头在两个星期後就硬得不能给鱼吃了。

他照她的指示去买,买了一个,想了想,撕下一半来吃,咬了一口。

很香,嚼得越久,越有一股甜味在口中弥漫。

他开始每天都去买,配豆浆吃,当早餐。

买了一个月,老大爷认识他了。

小夥子。老大爷这麽叫他,现在的年青人多都不吃馒头了,吃面包,吃麦、麦──

麦当劳。他说。

就是麦当劳,老爷子我就不懂,这洋玩意儿有这麽好吃吗?

不知道,我不吃,他说。

想吃的时候,他是穷得连学校的夥食都吃不起的学生。

有钱的时候,这些很多人心中的美味已经於他心中失去意义。

於是,从来不吃。

现在开始吃馒头,在学校时吃到腻的东西。

今天跟往日一样,他用干馒头搓成屑喂小鱼。

小鱼在水里畅游,他对它说,早安。

出门遇上晨练的妇人还有她的朋友,道安。

她们说,小夥子,要努力工作哦。

他去老大爷的摊子买馒头,但今天,他不在,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张年青的脸。

他忍不住问,老大爷呢?

爷爷病了,我来帮他看。有著一张腼腆笑容的男生,羞涩地回答。

还念书吧?念大一。看摊不影响上课?提早半个锺头收摊还能赶去学校。

哦。他接过装好的馒头,顿了一下,便把位置让给後面在等的人。

馒头的生意很好,因为这家的馒头很好吃。

晚上回到家,很累。

他坐沙发上,看著杯中小鱼。

跟以往一样,他向它道声,我回来了。

没有跟以往一样,他忘了向它诉说一天的事。

他静静想著一个人,一个有著一张腼腆笑容的男生。

第二天去买馒头,他还在。

老大爷病还没好?虽然不严重,但老人家康复得慢。

哦。他接过装好的馒头,把位置让给後面在等的人。

离开时,他回头看了一眼忙碌的他。

晚上回家,他对小鱼说,明天我要向他问什麽?

老大爷姓什麽?

终於轮到他买馒头,问他买几个,他说十个,趁男生拿袋子帮他装,他问。

抽空看了一眼脸微赧的他,男生还是那抹浅浅笑容,姓聂。

那你也姓聂喽?说完才知道自己的话问得有多废,他想咬自己舌头。

嗯。男生还是腼腆一笑,给,你的十个馒头。

 

2

他请同事吃馒头,同事笑得快岔了气,都什麽年代了还吃馒头?

都什麽年代了,还吃饭?他瞟了一眼说这句话的同事。

谁都没有生气,只是笑话,说说了事,馒头同事吃下去了,然後说,好吃。

然後又说,虽然只是馒头,但这是你第一次主动请我们吃东西。

他有些呆,他原来有这麽孤僻吗?

同事很喜欢吃你家做的馒头。他找到了新的话题。

还是男生看摊,他说,这一星期可能都是他看。

喜欢吃就好。男生笑得很开心,馒头面是我爷爷发酵,我爸做,我妈蒸的。

你负责念书?

嗯,我答应他们,要学习怎样把馒头做得更好吃,把肯德基麦当劳比下去。

他笑不可止。这话是你爷爷说的吧。

爷爷他对你说过同样的话?他睁著黑黑圆圆,很漂亮的眼睛看他。

他看得有点呆,慢慢点头,嗯。

後面有人催了,他只能让开。走之前回头,看到男生被蒸气熏朦胧的脸。

回家,他对小鱼说,今天我们聊了很久──很开心。

当他第二天去买馒头时,看到的人,是老大爷。

您......孙子他......。他断断续续地问。

老头子我病好了,当然要来看摊啊!可不能耽误孩子学习。

老大爷一边忙活著,一边对他说:对了,你还是要十个馒头吗?

啊?他愣了下。

我孙子告诉我的,形容说有一男人天天买十个馒头,我一听就知道是你了。

老大爷笑咧了嘴,年青人,今天是不是还要十个馒头?

他顿了顿,然後点头。

他不久後,接过老大爷递过来的十个馒头。

转身走了几步,他回头看了看很多人排队买的馒头铺,一身落寞离开。

小夥子、小夥子?

啊?邻居大婶的好几声叫唤才把心不在焉的他叫醒。

已经到层了,你还不离开电梯?端详他落魄一张脸,大婶别有深意地微笑。

喔、喔!他赶紧走出电梯,向准备下楼的大婶道谢。

魂不守舍的,是不是看上哪家姑娘了?下楼的电梯关上前,大婶对他笑道。

他如往常一样坐在沙发上,看著杯中鱼,沉思。

小鱼一直在杯中不停游动,等待他慢慢回神。

拿起晒干的馒头,他一边喂它,一边说:

你来了之後,我的生活变了好多,甚至还遇上了他。

就像你带来了福气,我对生活充满了期待。

鱼儿光顾著吃,完全没有理睬他,虽然他是在对它说话。

不知不觉,他给它喂食的动作渐渐停下。

大婶说我爱上哪家姑娘了,其实不是,因为今天开始,我见不到他了。

涩涩地笑笑,停下的手继续给小鱼喂食。

他说,小鱼啊小鱼,是你让我遇见他,你还能让我遇见他吗?

小夥子你不舒服啊?

走进电梯,遇上晨练的大婶,他断断续续的咳嗽引起她的注意。

没事。他摇摇头,挥挥手。昨晚睡不好,今天有些疲了才会这样。

大婶满脸不放心,你一个人吃住,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好。他柔顺地听从她好心的建议。

以为只是小感冒,到了中午就发起高烧来,老板看不下,准他半天假。

哑著嗓子红著脸回家,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什麽事了。

路过的,认识的同住在一幢大楼的住户都不免担心地问候一声他。

他说没事,并谢谢他们的问候。

回到家里吃过药正准备休息,门铃响了,打开门一看,是邻居大婶。

大婶像母亲一样唠唠叨叨他不会照顾自己才会发烧,一边煲了粥。

把粥喝下再睡,这样病会好得快些。

接过大婶递来的粥,他感激地说声,谢谢。

都是邻居说什麽谢啊。大婶笑了。等他喝下粥,大婶才离开。

走之前说,有事就给我打电话,别客气。

 

3

睡了一觉起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体温已经恢复,只是头还有些沉。

他还要去上班,想多休息一会儿都不行,只能拖拖拉拉起床、漱洗、喂鱼。

做完这一切,记得大婶说过她在锅里留了一些粥,到厨房一看,果然还有小半锅。

因为起得晚又拖延时间的关系,绕路去买馒头豆浆已经是不可能,所以只能喝粥。

可是才开火,门铃响了,跑去开门,看到来人,他愣了。

只是一天不见,却已经让他朝思暮想的人此刻就站在外面,还拎著食物。

打扰了。腼腆笑著的男生向他礼貌的鞠躬。

为什麽你会......。他结结巴巴地说话。

跟你同住在这一栋大楼的你邻居陆阿姨是我家馒头铺的熟客。他笑得婉约。

她告诉我爷爷你病了,早上可能起不来买早餐,爷爷便叫我送来了。

神啊。一时之间,他不知道应该说什麽才好。

急忙把男生迎进门,手忙脚乱地为他倒茶,然後跑到卧室打电话向老板请假。

病没好麽?老板平板的声音缓慢传来。

他哑著声回应。对不起,老板,我还起不来,工作恐怕--

你工作三年头一回请假,这样,当公休吧,多休息几天,病好再来,公司少不了你。

放下电话,他的嘴因为心中盈满了幸福而笑咧开来。

出了门时,他一身病态,款款落座在男生的对面。

男生没有注意到他的到来,专心凝望著放在柜子上的杯中鱼。

那双清澈的眼睛如同星辰,一眨一眨,闪闪发光,让他看得失神。

好漂亮的鱼。收起视线才看到他早已经坐在对面,男生有些不好意思。

是啊,很漂亮。说这话的他,眼睛一直停留在男生透著粉色的脸上。

你的病、好些了吗?男生被他看得略微不自在,笑容腼腆,目光四处游移。

昨天比较严重,今天好了些,不过还有些难受。说罢,他假咳了两声。

你应该多休息。男生一起飘移的目光终於对上了他,亮闪闪的眼睛带著担忧。

嗯。轻轻点头,心中一股滚烫的热流淌过,他知道,这就是幸福的感觉。

然後,他们一直聊,聊了很多。

我突然冒昧打扰,会给你带来不便吗?不会,我很高兴你能来?哦?嗯--

这鱼好小,叫什麽名字呢?叫小鱼。小鱼,很适合它。我也这麽觉得--

你一个人住?是的。你的家人呢?我是孤儿。对不起......。没事,我习惯了--

啊,快九点了,我要赶去学校了!

他心一惊。怎麽会这麽快?!

但见男生著急地站了起来,他不由跟著站了起来。我送你吧。

男生笑得可爱的对他说,你这个病人还是在家里休息吧。

这个时候,又恨起生病的自己了。

我走了,再见。他送他到门外,说,还可以再见。男生一怔,然後浅笑,可以。

目送男生离开,回到屋中,看到沙发沿上的杯中鱼,他不禁坐下。

你听到我的乞求了吗?他对它说话。所以你才让他出现在我面前。

那麽,你再听我一次乞求,不要让他就此离开我的世界,也让他跟我一样--

对我产生感情。

鱼儿还在杯中畅游,有听到他的话,或是没听到他的话?

 

4

从前一直都不曾让自己闲下来,现在有了休息的时间,反而无所适从。

他只在屋里呆了一上午,就闲不住地走出屋外,在街上随处逛逛。

他逛著逛著,来到了一个地方,一个他已经日渐熟悉的地方。

只是今天,这个地方里,老大爷卖馒头的铺子已经不在,此刻,他已经收摊了。

他面对著空荡荡的地方,一直站著,像是在沉思,又像是在发呆。

我爷爷已经收摊了哦,想吃馒头的话可以去我家。

就像是奇迹,他正在心里勾勒某人的音容笑貌,他却已经拍拍他的肩站到他面前。

怔忡看著意外出现,满面笑容的男生,他久久移不开视线,说不出话。

被他盯著看的人儿没有丝毫不自在,微笑著继续说,看够了嘛,要去我家吃馒头吗?

他回过神,察觉自己失态地羞赧一笑然後低下头。

我没想到你会出现。我在家里待著闷便出来逛逛,没想到会来这,自己都有点意外。

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你想我家的馒头呢!对了,你的病好了吗?

已经好了,谢谢关心。对了,你,怎麽会在这里出现?

我家就是附近啊,我刚刚放学。没想到却看到你在这里发呆,便上来看看啊!

哦,嗯,我......我、可以请你吃午餐吗?

很突兀的问题,他说出口後恨不得抽自己嘴巴,原以为他不会答应,可,他点头了。

於是现在,他们坐在一家环境清幽的饭馆里。

点菜的时候,他让男生先点,然後坐在一旁看著。

翻开菜单,男生含著微笑,边看边道:你生病才好,吃清淡的食物比较好。

你不用顾及我,想吃什麽随便点。他赶紧对他说。

不。他笑著摇头,食物要两个人都能吃,吃起来才有分享的感觉啊!

沐浴在阳光中的男生的笑容,让他看呆,很快回神,他轻轻点头,微微一笑:嗯。

等待上菜的时间,他们开始聊天:

我除了知道你姓什麽,还不知道你叫什麽呢?小荣,我叫聂小荣。哦。

这是我爷爷起的名字,同学都觉得很土,可我喜欢。我也是。啊?我真的喜欢。

他的笑容深邃,心里有没有告知对方的话,那便是:只要是你的一切,都喜欢。

男生──小荣静静注视著他,一直没有说话。

稍顷,他垂下眼帘,笑言:你呢?我甚至连你姓什麽都不知道。

彦明伟,我叫彦明伟。他明确地,深怕他听不清楚的一字一字重重说道。

是个适合你的名字。他抬起了视线,再次笑看他,跟你一样沉稳、内敛、睿智。

我,在你心里,是这样一个人?他小心翼翼地问。

嗯。点头後,想起什麽便又道:

对了,你知道吗?第一次看到你出现在我家馒头铺前时,我甚至觉得不可思议。

为什麽,你这样一个西装革履,看起来很──厉害的人会出现在小小的馒头铺前?

你这样的人,应该是坐在高级餐厅里,喝著昂贵的酒,身旁围著的全是社会精英。

看著男生说到这些话时,眼里的黯淡,他觉得揪心。

你别把我想得这麽伟大。

他的语气认真,我是熬过来的,我说过的我是孤儿不是吗?

我八岁的时候父母因为车祸死去了,没有亲戚肯收养我,於是我被送到孤儿院里。

我因为过早见识人间冷暖,行为孤僻不想与人交往,一直独来独往......直到......

说到这里他突然不说了,只是看著对面的人,让他困惑地看他,直到?

凝视著小荣,他抿起唇,似有若无地笑了:直到,我遇上了小鱼。

他立刻醒悟过来:你说的是你家里养在杯子中的那条小鱼吧?

是的。那条小小的鱼儿有这麽厉害能够改变你吗?

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它出现後,我的生活突然变得跟从前完全不一样了。

哦......

小荣似乎明白,又似乎没明白地轻轻点头。

菜上来了,他们开始吃东西,一边吃一边聊,气氛十分融洽。

仿佛,他们是认识了很多年的好友,无话不谈。

午时的阳光静静照耀,他们印在橱窗上的微笑,如此安详。

他再次被公司派到外地去调查市场,有些远的距离,离开的时间长达二十一天。

离开之前就曾想到思念的痛苦,没想到,真正经历会如此难熬。

三个星期,却仿佛历经三个春秋。

踏著疲惫的脚步,拖著沉重的行李,夜深人静时候,他寂静归来。

走到门外的时候,他停下了脚步,静静站在原地,门外,小荣蹲坐在地上沉睡。

我记得你说过是今天回来,所以我就把小鱼拿过来还你了。

屋里亮著柔和的灯光,小荣站在屋里捧著杯中鱼,静静笑著。

你什麽时候在门外等的?他因为心疼而揪起了眉。

一放学就守在屋外了。小荣空出一只手不好意思地搔搔脸颊。

他望著他沉默,走近他前面,伸手握住他拿著杯子的手。

要去外地出差,又害怕就此断掉他们好不容易联系起来的关系,於是找到一个借口。

让小荣代为照料他的杯中鱼,在他回来时再去拿。没想到,他却亲自送来了......

心在发烫,视线胶著在小荣身上,再也离不开。

一直不怎麽说话的男孩发现了什麽?

垂下头後,连耳根子都红了。

心,更烫了。

深夜不归一直守在屋外,此刻羞涩含蓄的模样,都似乎在告诉他......

他们握在一起的手,也在发烫,烫得身体都快融化。

小荣?他轻轻唤一声他,他低低喃喃地应了一声。

此刻,终於确定了,面前男孩的心意。

微微一笑,终於接过杯中鱼放於桌上,然後他轻轻搂住没有丝毫抵抗的他。

我可以喜欢你吗?他轻轻问。

小荣没有回答,只是伸出手臂轻轻环上他的腰。好奇怪,小荣的声音很轻柔。

你离开之後我就像失去了什麽,整天整天,不由自主想你。

他笑著不语,头轻轻放在小荣有些瘦的肩膀上。

他说,离开的这段日子,我也是这麽想著你的,小荣。

我可以喜欢你吗?他再次问。

小荣用力把脸埋进他的胸膛,很久之後,一句羞涩的声音传出,可以......

第一次见你,你含蓄的笑就已经征服了我。他笑著回忆。

你呢,你喜欢我什麽地方,小荣?

男生红著脸低著头,呐呐说了一句:喜欢你,西装革履站在馒头铺前买馒头的傻样!

第二天一早,晨练的大婶准备走进电梯前,看到了同时出现的两个人。

哦哦哦,你们怎麽会一起出现?

大婶的惊呼让两个人的反应各不一样,一个轻咳一声,一个红著脸头撇向一边。

这个情形?

大婶似乎明白了什麽地眯起了眼,随後笑了出来,道,今天天气很好啊!

是啊,今天天气很好呢!

天空晴朗,几缕薄薄的云彩围绕在温暖的阳光旁边,偶尔还会飞过一两只小鸟。

他们手牵著手,笑著相视,一路留下欢声笑语。

什麽在慢慢改变,却又什麽都没改变,其实幸福本就如此简单,不是吗?

窗台下,在阳光下五彩斑斓的小鱼,乃在盛著清澈的水的杯子里,静静游动。
以上关于”江苏Gay小说;短篇温馨男同故事,杯中鱼“的内容福建同志就分享到这里了,希望大家能喜欢!
推荐同志小说
>重庆男同小说:泣血老少恋(图)
>重庆Gay小说:优质男人(图)
>北京同志小说:gay恋上已婚男士(图)
>北京同志小说:gay恋上已婚男士(图)
>浙江男男小说:不要怕,我也是GAY(图)
>浙江同志小说:GAY三生缘之当GAY爱上直男(图)
>福建同志小说:我的Gay圈基友(图)
>福建同志小说:我的三个Gay情人(图)
>福建同志小说:福州男同我进了你身体,你进了我生命(图)
>福建同志小说:厦门MB帅哥做鸭的男男经历(图)
>福建同志小说:泉州Gay,我喜欢上了那个MB男孩(图)
>福建同志小说:厦门GAY长大后,我想做MB(图)
>福建同志故事:Gay经历,MB和男客人的故事(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