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小说《军人的幸福男男爱情故事》(3)

同志小说《军人的幸福男男爱情故事》(3)
同志小说《军人的幸福男男爱情故事》(3)

按照军队惯例,晚上操练有时候要拉歌。这是我觉得军训最快乐的一段时光了,因为可以跟在一大群人中间,乱吼乱叫,权当发泄,大家完全都是唱得声嘶力竭的。拉歌不是比歌声优美,而是比那个连队声音大。有时候,罗营长也会来到训练地的中间给我们唱一两首军歌,他唱歌时两手打着拍子,声音浑厚而不失优美。让我们旁边女兵连也不断发出感叹之声。几次我还听到旁边女兵议论,女兵甲说:“营长真帅啊。”女兵乙:“是啊,找男朋友就要找这样的才行,看男兵连那些一个个弱不禁风的样子。”看来营长真是男女通杀。

那个时候为了能够吸引营长的注意,哪怕一个眼神,我训练时表现出奇的好,我想只要能够当上优秀学员,就可以亲手从营长手里接过证书了,我一直幻想中和他在主席台四目相对的场景。

不过这样机会既然提前到来,一天,连长来叫我,说要办军训简报,听说我文笔不错,让我和李凡代表我们连去参加团里面军训简报的编制。这可是一个美差,因为可以有一些时间不用在太阳下暴晒,重庆的九月的太阳还是那么毒,早已把我瘦弱的身材折磨得不成样子,我怀疑连长选上我不是因为我文笔好,而是看我身体弱小,害怕我晕倒在场上,不过我平时表现规规矩矩,而且每次叫连长都特别亲切,也是加分不少吧。害得王勇和大海羡慕不已。我和李凡这是一溜烟跑到团部办公室去了,开始写文稿,我第一篇就写的营长,李凡很暧昧笑着的对我说到“:我就知道你会写营长,你对营长的那点心思我知道。”我觉得李凡好像看穿我的心事,心里面竟然有些不知所措。不过文章还是出来了,这篇文章写得完全是我的真情实感,比之于简报里那些激昂奋进的文字,显得要柔情细腻很多。也因此这篇文字在营里广泛传阅开来,第二天训练间歇,营长就把我叫道他办公室,一路上我心里面既兴奋又紧张,到了办公室一直把头低着不敢说话,营长说:“吴文,抬起头,男子汉抬头挺胸,这哪里像一个军人。”我抬起头正好和营长的眼光相接,他的眼神里面充满了欣赏和关切,在那一刻,我觉得他的眼光好像有些什么不同,但又说不出来,我们两个人都愣了一下。但是营长立刻侧过身,随口问道:“训练还习惯吗”,我小声的回答到:“习惯”。“大声点,我怎么听不到,拿出气势来”。“习惯”我非常响亮的回答。“这还差不多,你的文章我看了,写得还不错,不过搞个人崇拜可不好”他微笑着说道,这时我才发现他的微笑原来是如此的迷人。他接着问了我的家庭情况,我都一一回答。

这就是我们第一次单独的会面,多年以后,当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问他是不是那一刻开始喜欢上我,他说,在我们眼神相对的那一刹那,他突然有被某种东西触动的感觉,一时竟然有些恍惚。而我因为那个眼神,而失眠了一夜。第二天嘹亮的军号声都没有把我叫醒,还是李凡把我拖起来的,他在我床头诡异的说道:“小文,昨天你去了营长办公室一趟,就把魂丢在哪里了啊。”

一个星期以后,原先的乌合之众们终于有了点军人的模样。连长提着小喇叭走过来的时候,免不了夸奖几句:“十班不错啊,继续努力。”军训的时候,难得教官的夸奖。连长的一句话说得全班士气高涨,恨不得去统一祖国。这时,班长就顺势来一句:“十班注意了,齐步——走!”连长看着我们表情严肃,目光如炬,昂首阔步,高兴得直点头。之后,连长满意地走了,小喇叭在他身后一甩一甩的,令我想起了小时候那个“自卫反击”的行军水壶。

这是我看到营长走过来,拿过连长的喇叭大喊一声:“三营注意了,全体立正,军姿十分钟。”这个举动发生得太突然,像天上掉下来的一枚炸弹,不跟任何人打招呼。一时间,操场凝固了,只剩下知了的聒噪声。此刻,所有人都知道了,动,是没有理由的。所以,除了血液循环和汗水的滴淌,我们更像一排排小树。而我由于昨晚休息不好,更是觉得全身酥麻,我咬着牙坚持,突然觉得脑袋一昏,人一下就倒下了,这时我恍惚的听到连里一片骚扰,不过马上是营长的声音:“大家都不许动”。然后就看到一个人影过来把我背在背上,向医务室跑去,迷糊间我睁开眼,我看到我正在营长的背上,我突然觉得一种很幸福的感觉,我把脸帖在他的颈项间,呼吸着他的气息,感受着他手臂传过来的温存,好想就这样一直走下去,不要停下来。很快就到医务室,我被放在床上,他轻声在我耳边说道:你要我好好休息。这一刻,我发现营长原来也是可以这样温柔的。我被他温柔弄得更有些晕乎乎了,不知道这是身体的因素还是心理的因素在作怪。

军训一段时间,团部突然通知会操,会操结束以后,我看到主席台上团长开始点评:“今天的会操,总的来说是不错的,尤其我们的女兵营,精神饱满,动作整齐。但我必须对三营和五营提出批评,队伍稀稀拉拉的,番号也不够响亮。作为惩罚,晚上不许你们看军训文艺演出。”这时,我悄悄瞟了营长一眼,看他面色阴沉,双唇紧紧地粘着。我的心也不禁沉了下去。

天黑下来的时候,各队伍开进大礼堂看演出。不知何故,我们被营长召集到紧靠大礼堂的广场上。后来有人猜测,今晚要加练。

大家已经把队伍站好了,营长却不理我们。他先把我所有的连长班长叫道一边,我们远远的听到他严肃的训斥,也都不由得紧张起来。末了,他让所有的连长班长归队,然后缓慢地走到队伍跟前:“注意了,立正——稍息。”

然后是一段尴尬的沉默。

此时,操场上呼呼地刮起风来,估计要下雨了。营长只是静静地站着,让冷风肆意地撕扯军服的衣角,身体和眼球都没动一动,像座雕塑。然而,细心的人可以看出,他那深深的眼窝中透出责备,他好像正面对一群打了败仗归来的战士。其实,站在他面前的只是一群不懂事的孩子。而我更是心疼极了,好像跑过去为他分担什么,心里面也极其自责,觉得几天来会操的时候怎么不表现好一点。

好一会儿,营长又抬起头:“下午会操的时候,团部误以为礼堂的容量太小,把三营和五营踢出来了。刚才团部又通知,所有营都可以进场看演出,五营已经进去了,你们要不要看,自己决定。”

“要不要看,自己决定。”

“要不要看,自己决定。”

“要不要看,自己决定。”

……

短短一句话,像带着余音,在大家耳朵里回旋。沉默的瞬间,我们互相张望,想从战友的表情里达成一点点共识。听说打仗的时候人与人的交流就是一个眼神,如果有类似的先例,我们还想参考一下,军人怎样面对耻辱。

“不看!”沉默之后,我们终于喊出两个字。

营长紧绷的脸松开来。也许在一瞬间,他发现我们并非无药可救;同样在那一瞬间,我发现他刚毅的脸上写满了屈辱。

“三营,好样的。”营长缓慢地把几个字嚼了出来。与此同时,他那深深的眼窝中闪出一丝丝的光,这光虽然微弱,却穿透了整个队伍。在那一刻,我再一次被营长的气质所征服,我依稀记得,营长当时的表情里带着笑傲尘世的气魄。那是一种可以为国家的荣誉献出生命的真正军人的豪气。

“立——正,齐步——走,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三——四。”

“一,二,三——四,一,二,三,四!”三营响亮地回应着营长。

训练了半个钟头,营长问我们:“要休息吗?”大家婉言谢绝了。又练了半个钟头,营长问也不问,直接下命令:“休息十五分钟。”此时,天空飘起雨来,滴在脸上凉丝丝的,正好带走了脸上的热气。毛主席说过: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大概讲的就是我们此时的这种心态。

迎着雨,三营又开始训练了。我们力图把口号叫得响一点——大家都有个心照不宣的秘密,让礼堂中的人明白:此刻三营正在雨中努力操练。营长早已把团长面前的窝囊气抛到了九霄云外。他忍不住用欣喜的眼光打量自己的战士,有几次,我们默契的交换了关切的眼神,仿佛告诉彼此,我很好,我能坚持。他偶尔还挑逗两句:“小伙子们,那边有个女生过来了,是不是再叫响一点呢?”“是!”三营齐吼。这一吼吓着女生了,急急地把雨伞压低,遮住半个身子,从队伍旁边挪过。如果我没听错,当时她轻轻骂了句:“神经病!”

那一夜,我觉得自己像个军人,不,就是军人。

那一夜,我觉得营长是英雄,我心中的英雄!
(全文完)福建同志下次会继续分享:同志小说《军人的幸福男男爱情故事》(4)